馬克思主義六大邏輯錯誤(上)

作者:荊楚

中華民族與中共的「鄉愁」根本無法調和,因為中共的理論來源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是完全不相融的。(Getty Images)

中華民族與中共的「鄉愁」根本無法調和,因為中共的理論來源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是完全不相融的。(Getty Images)

——大紀元 邏輯學上有一條重要規則:如果大前提錯了,哪怕小前提萬分正確,推導過程也十分嚴密,那麼所得出的結論,是毫無意義的。今天我所談的「馬克思主義建立在六大邏輯錯誤基礎之上」,就是揭示馬克思主義的一系列大前提錯誤問題。

在「中國(共)特色」的思想鉗制下,專政當局不容許人民對馬克思主義有絲毫懷疑。說什麼「馬克思主義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我從來不相信用槍桿子逼著人民相信的東西,是什麼普遍真理。而是恰恰相反。所以我認為,靠槍桿子逼著人民相信東西,只能說明它的荒謬絕倫,只能說明它的心虛理虧,只能說明它在邏輯上站不住腳。因為真理是強大的。就像「兩點之間的距離最短」這個定理,無論你怎樣質疑和論證,只能說明它的顛撲不破。

我曾經在skype語音房間上,多次給大家公開演講過《馬克思主義建立在六大邏輯錯誤基礎之上》這個論題。但多次公開講演之後,仍時不時冒出沒有聽到的人,再三要求我反復演講。使我在時間和精力上,都感到力不從心。朋友們遂鼓勵我把演講內容整理成文,以便於人們閱讀和思考。並說這樣的論文,很有現實意義。還說現有的博士論文,都達不到這樣的高度云云。

但考慮到當局對我「刑事拘留」之後,以「取保候審」的名義釋放出來,乃再三要我「封筆」。我雖然嗤笑他們「一個養著四百萬黨衛軍的政權,卻害怕一個文弱書生的一支禿筆?這樣虛弱不堪的政權,還有什麼存在價值?還值得你們去維護麼?」但考慮到在我拘押期間,家人的擔驚受怕和再三勸說,我當時被迫寫下了一份「保證書」。即「保證」在「取保候審」期間,不再發表抨擊時弊的文章,不再抨擊黨國領導人,以免觸犯中國刑法上荒唐的105條……但我也預留了一個「尾巴」——即更願意就歷史、哲學、經濟理論方面進行分析探討……今天,我寫《馬克思主義建立在六大邏輯錯誤基礎之上》的論題,也沒有違背當初的承諾。

在展開論述之前,我要事先聲明:我的這篇短文,是寫給普羅大眾看的。因而儘可能的避免學究氣。讓沒有多少學術功底的人,一看就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就省略了引文的出處和注釋。這對於有一定的馬克思主義修養的方家,自會體會我的引言之出處。而對於普羅大眾來說,繁復的引言和注釋等,會讓其望而卻步。也因為很多時候,人們被高深玄奧的理論引入歧途,乃需要用回歸常識,來進行正本清源。我的這一苦衷,特請方家諒之!

一、馬克思主義的第一大邏輯錯誤是以階級性否認普遍人性的存在

馬克思說什麼「在階級社會裡,人處於什麼樣的階級地位,就有什麼樣的觀點、思想和階級立場」云云。這就是以「階級性」來否定「普遍人性」的存在。馬克思在以「階級性」而否認「普遍人性」存在的基礎上,再推導出「階級鬥爭」無處不在,無時不有。

而在這個「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階級鬥爭」的基礎上,又將「階級鬥爭是個筐,什麼東西都往裡面裝」作為其立論的基礎。

難道人類只有「階級性」而無「普遍人性」嗎?否!

我們舉個簡單的例子,就可以看到馬克思這個論斷的荒謬。

比如人們看到美麗的花朵,就會精神愉悅。聞到骯臟腥臭,就會感到不舒服。人都有親親之心,惻隱之心,同情之心,向善之心。人還有正義感,有良知,有道德觀念。人都有共同的冷暖饑飽之感受。饑思食、渴思飲。人們都樂生畏死,趨利避害。樂安逸畏凶險,喜健康惡疾病等等。這一切,都是普遍人性的基本內涵。不因他的階級、出身、政治和經濟地位而有所不同。因此,普遍人性是客觀存在的。

正因為人類存在著普遍人性,人們才有共同的語言,才可能形成基本的價值觀。

在共同的語言和基本價值觀的基礎上,人們才可能相互溝通。才能夠通過交流、談判、妥協,而取得諒解和共識。才能夠達成互惠互利和共存共榮。才有談判、妥協、斡旋的可能性。

若人類只有階級性而無普遍人性,那麼人類就無法進行任何的交流和溝通,也就不可能取得任何諒解和共識,也就沒有任何談判、妥協、斡旋的可能性。

假如馬克思關於「階級性」的論斷成立,那麼「恩格斯現象」本身,就是對馬克思這一論斷的堅決否定。

眾所周知,恩格斯出身於英國資本家家庭,也可以說是英國上層的紳士階層。按照馬克思的階級性的論斷,那麼恩格斯就必然具有資產階級的思想、觀點和立場。那麼恩格斯為「無產階級的解放事業」奉獻終生,並無私資助馬克思鉆研和寫作《資本論》,就變得不可思議了。

難道人與人之間只有鬥爭不休嗎?否!

先賢孟德斯鳩在《論法的精神》中總結到:和平是人類自然法則的第一條;覓食是自然法則的第二條;相互之間的自然需求和愛慕,是自然法的第三條……

馬克思把階級鬥爭誇大到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荒唐程度,而否定人類的一切自然法則,實在是十分荒謬的。

更為嚴重的是,中共篡政竊國之後,就用了郭沫若、翦伯贊等犬儒,就按照「人類一切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的謬說來改寫了全人類的歷史和文明積累史。而對史實學派的眾多歷史學者,進行了無情的清算整肅。使那些史實學派的歷史學者,不是被趕下課堂,就是施以縲紲……直到今天,中國大陸的大、中、小學的教材,都建立在這個「人類一切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為經緯的理論框架之下,繼續扭曲著一代代孩子的心靈和智慧。

因此,馬克思將「階級性」和「階級鬥爭」擴大到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程度,並在這個基礎上所得出的一切論斷,是十分荒謬可笑的。因而建立在「階級性」和「階級鬥爭」基礎之上的一切推論,必然是錯上加錯,越走越遠。

二、馬克思主義第二大邏輯錯誤是其提倡的「無產階級專政」

先從字面上來理解,無產階級是一個人數眾多的集合體概念。而專政是指由少數人把持政權,而不容其他人染指。如果由人數眾多的集合體執政,就不能說成是專政。而怎樣讓人數眾多的無產階級來施行「專政」,馬克思從來沒有任何實現程序和技術手段的論述。

因此,在專政問題上,後來的一切馬克思主義者的腦袋裡,幾乎全都是一團漿糊。以己昏昏,豈能使人昭昭?

撇開無產階級專政這個概念本身的荒謬悖亂不說,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學說,是逆歷史潮流而動的反動學說。

早在17世紀,阿克頓勛爵和孟德斯鳩等先賢,就發現了權力與腐敗的關係式。美利堅合眾國獲得獨立後,在孟德斯鳩等先賢的理論指導下,進行了權力制衡的政治制度的設計和實踐,並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而馬克思到了19世紀,仍然倡言專政,仍然反對對權力進行制衡和約束。

最近,喬治·W·布什說得好——人類文明的最大成就,不體現在科技的發達上,不體現在大師們的煌煌巨著上,也不體現在物質產品的豐富上,而體現在實現了對統治者的馴服。即把統治者關進鐵籠子裡,以免墮落為奴役人民的暴政……我就是被美國人民關在鐵籠子裡面的人……(大意)。由此可見喬治·W·布什的坦蕩襟懷,並讓我由衷欽佩。

從人類政治文明和政治智慧的實踐來看,從共產奴役制度的歷史來考察,專政必然導致個人獨裁,個人獨裁必然導致少數人對大多數人民的奴役和暴政。毫無例外,馬克思倡言的無產階級專政學說,也必然導致獨裁和暴政。因此,馬克思建立在專政基礎之上的一切推論,是極其荒謬的,後果也是十分嚴重的。

有人總結二十世紀對人類文明帶來空前災難的四大學說是:一是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納粹),二是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三是日本的軍國主義,四是馬克思主義。而馬克思主義給人類文明帶來的血淚和苦難,尤為巨大和持久。應排在首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