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伙宁打光棍也不卖牛 谁知老牛死后告诉他一个暴富秘密

点此看大图片
老牛报恩的故事。(pixabay) 
自古善恶终有报,不管你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老天都会看到,日后会报应到你身上,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就是一个老牛报恩的故事。

从前在一叫大岭村地方,有一对兄弟,老大叫曾书,老二叫曾礼。曾书在二十时,娶了村里老木匠的女儿马兰。曾书结了婚,两兄弟再住一起,不免有些拥挤,也不方便。这时嫂子提出分家。家里除了一座老房子,最值钱的就是家里一头老牛了。

那时候,村里有头老牛已算很厉害了。就跟七八十年代,家里有台拖拉机一样。村里有牛的人家并不多,也就十来户。

那时曾书夫妇结婚生活用品基本都已布置妥当,再搬家就有些麻烦了。考虑到曾礼一人生活,而那头老牛是由曾礼从小看到大的,老房子留给曾书夫妇,那头老牛归曾礼。这也顺了弟弟曾礼的想法,曾礼牵着那头老牛又盖了间新房子。

从那后,曾礼白天与老牛一块耕地,晚上回家,生活倒也简单自在。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几年,曾礼已经二十二了,村里男子在这年纪连孩子都会走路了。可曾礼连个媳妇还没着落,这在村里是很丢人的事。大哥曾书和大嫂马兰不禁为他犯起愁来,俗话说长兄如父,弟弟不着急,可哥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这天,曾礼被哥哥嫂嫂叫过去吃饭。

弟弟,你嫂子给你物色个女子,今年二十,长得倒也可以。你也认识,就是乔寡妇的女儿王红。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这几天过去看看,你嫂子跟她都谈好了。曾书对弟弟说道。

婚房我们给你布置,不过这彩礼钱,你得自己出。我和你大哥现在有了孩子,家里实在拿不出太多的钱。嫂子马兰说道。

嫂子,那边要多少彩礼钱?曾礼问道。

不多,我好说歹说,乔寡妇说只五十两银子就够了。马兰笑着说。

其实在农村娶个媳妇,五十两真不算多,暂不说大户人家彩礼需要给多少,小户人家娶个媳妇起码七八十两。马兰在这块确实出了不少力。

可是我一下拿不出这么多银两,现在手里就几两碎银子。曾礼说道。

我和嫂子给你计算好了,你那边不还有头老牛吗?现在牛肉正是贵的时候,而且那头老牛也活了二十多年,也已经老了。你现在卖,估计能卖个百十两,拿出一部分娶媳妇,另一部分留着过日子。曾书说道。

咱村里孟屠户前些日子还问起咱家那头牛呢,正好,你去跟他谈谈。价格能往上抬就往上抬。嫂子马兰说道。

咱家那头牛?我再想想~。曾礼听到大哥大嫂谈起那头自己从小看大的老牛,心里有些不乐意。

你还想啥,你是要成家的男人,现在村里有些长舌的人开始在背后对你说三道四了。曾书说道。

那头牛我是不会卖的,不说它是咱爹娘留下来,它是由我一手看大的,帮咱家里出了不少力,现在老了没用了,我们就要卖它,良心上也说不过去不是。曾礼说道。

难道你要跟这老牛过一辈子?大哥听到后激动说道。

别说了,这头老牛分家分给我了,就是我的,我有权怎么处理它。大哥、嫂子,我吃饱了,先走了。曾礼起身走了出去。

你这孩子……。曾书有些恨铁不成钢说道。

曾礼回到家中,看着牛栏那头老牛,说道:你放心,我这辈子就算不娶媳妇,也不会卖你的。

那头老牛不知道听懂没有,发出〝哞哞~〞叫声。

这事过去了大半年,乔寡妇来询问马兰,曾礼到底还娶不娶她女儿,再不娶就嫁给别人了。马兰忙赔不是说道:再等等~。

那咱说好了,今年曾礼不娶红儿,明年我便把她嫁出去了,你也知道女子年龄大了,就不好找婆家了。乔寡妇下了最后通牒。

乔姐,那谢谢你了,我这两天就去催促一下弟弟。大哥曾书说道。

你说你那弟弟也是,守着一头老牛有什么用,是能给他暖被窝,还是生孩子,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傻的人。乔寡妇说道。

乔大姐,你说得对,……。马兰赔笑道。

曾书去过弟弟家好几次,可是曾礼就是一根筋,说什么也不卖那头老牛。两兄弟为了这头老牛差点闹崩了。而身为当事者的老牛听到两兄弟为了自己大吵不已,看着曾礼发出〝哞哞~〞声。

你叫啥~,还不是因为你。曾书朝着牛吼道,后转身离去。

没事的,老伙计,你放心,我不会卖你的。曾礼摸着老牛头说道。老牛用头蹭着曾礼脸。

啪~。却说大哥曾书回到家里,把脚下一瓦罐一下踢碎了。马兰出来问道:怎么,小礼还是不肯卖。

我怎么会有这么死脑筋的弟弟,可气死我了。为了头老牛,连媳妇也不娶。曾书埋怨道。

这也不是办法,村里那些长舌妇越说越离谱了,讲什么的都有。咱曾家在村里都快抬不起头来了。马兰说道。

哪有什么办法,咱家实在拿不出钱来了,还得给他置办婚房。曾书无奈说道。

咱不如这样,趁小礼不在家时,咱给他卖了,让孟屠户早杀了那头老牛,这样他也没办法。马兰出主意道。

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行,就这样办!曾书同意道。

而第二天,嫂子来到曾礼家,看到他正在牛栏喂老牛。走过去,说道:小礼,今天你跟着嫂嫂去乔寡妇家跟王红见个面,打个招呼。人家已经应了嫂子,这样长拖着也不是办法。

行,我跟嫂子去。曾礼拍了拍老牛说道。随后曾礼跟着嫂子去了乔寡妇家。

而两人刚走,曾书领着孟屠夫来到曾礼家,曾书说道:快点,他回来就卖不成了。

可这样好吗,让你弟弟知道了,不跟你闹翻了。孟屠户边开牛栏边说道。

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如果他能成家,有人照顾他,他恨我一辈子也无所谓。曾书说道。

两人解开那头老牛绳子,牵着往外走。老牛〝哞哞~〞叫着不想离开。两人根本拽不动。

你这头老牛也不懂事,小礼照顾了你一辈子,难道你想看他单身一辈子吗?快走~。曾书说道。

而那老牛听后,眼圈中泪水打转,后流了出来。它没再挣扎,跟随两人离开了曾礼家。

而曾礼此刻正在房中与乔寡妇女儿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突然他脑中闪过自家老牛泪流满面的画面,心里顿生起一阵不安来。

老牛~。曾礼说了声,跑出乔寡妇家,朝着家里跑去。

马兰和乔寡妇看到曾礼跑出去,问道女儿:他怎么回事?王红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说的正好好的,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嘴里说了句:老牛。便跑了。

他怎么知道的,难道这头老牛真通灵了。坏了,快拦住他。马兰说道。随后三人也追了出去。

话说曾礼来到家中,看到牛栏门开着,自家那头老牛不见踪影了。他想起大哥大嫂昔日说的话,转身跑了出去。

而在孟屠户店门口,围着一群人在看热闹。一头老牛被捆绑在地,孟屠户正在磨刀。周围人都很好奇,平日看惯杀猪,还没看过杀牛。

孟屠户试了试刀锋,感觉可以了,朝老牛走来,高高举起刀子,而那老牛看了眼寒光凛冽的刀子,闭上了眼,泪水从眼角流出来。

这是从人群中冲出一人,看着孟屠户和地上那头老牛,一下跑上前来,说道:你们要做什么,谁让你杀我家牛的。来人正是曾礼,曾礼一把推开正要下刀的孟屠户,把捆绑老牛的绳子解开。老牛这时睁开眼睛,看向曾礼,顿时又生起希望。

你做什么,难道你真想打一辈子光棍?曾书过来阻止道。

如果非要杀它才能娶上媳妇,那我选择打一辈子光棍。没想到大哥你为了所谓的面子,竟和大嫂骗我。曾礼说道。随后曾礼牵着老牛在众人注视下走了。

好,你走,我也不管了,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曾书气道。

对不起,乔姐,看让我家傻小子耽误你女儿这么长时间,实在过意不去。马兰道歉道。

幸亏我没让女儿嫁给那傻小子,跟着他,我女儿还不吃一辈子苦。乔寡妇说道。

你这弟弟真是个傻子,为了一头老牛,媳妇不娶,连你这大哥也不认了。

太傻了,畜生就是畜生,哪能跟人相比。……。全村男女纷纷看不过曾礼行为,骂他大傻子一个。

曾礼并没回家,他牵着老牛朝山上走去,来到一棵大树下,依靠老牛躺着,说道:老伙计,我们以后不回村了。这次不成,下次他们还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来呢。

哞哞~。老牛低沉了几声。一人一牛躺在山上,望着夜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却说曾礼与老牛在山上度过了半个月,一天晚上,曾礼吃了些野果,与老牛相依而睡。

曾礼站在一黑漆漆的地方,向四周看去,却看不到任何事物。

主人~。这时从曾礼背后传来一道沧桑声音。

谁在说话?曾礼转身问道。

是我,我是你从小看到大的牛,我寿命今天到头了,要离开你了。背后那沧桑声音说道。

曾礼转身看过去,在他前方不远处,站着一头老牛,曾礼仔细看去,正是自家那头牛。曾礼惊道:老牛,你怎么会说话?

这是在梦中,你我心灵感应,才能听到我说的话,你先听我说,我时间不多了。这些年,多谢你的照顾。虽然我是一头牛,可是你却给了我不次于人的待遇。我送你场富贵算作对你的报答。

我前世是个盗贼,也是个不孝子,经常打骂父母。有一次,我与父母吵架离家出走,在树下避雨,被雷电击中,一命呜呼。这世我投胎成牛,来偿还前世欠下的债。跟在主人身边,让我懂得了做人应该知恩图报。你从这里往西一直走,翻过两座山,过一条河,会看到一座破败的河神庙,在那河神庙的西墙根最东头,你往下挖三尺深,里面是我送给你的东西,明早你醒来便去,再过一个月,那里就要拆了重建了。我走了,主人,谢谢你以往的照顾。那头老牛说完一闪而过。

曾礼一觉醒来,想着刚才老牛说的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转身叫了几声老牛。那头老牛未作回应,曾礼试了试它鼻息,发现早已断气。当天,曾礼含泪把老牛埋在山上,并为它竖了一块墓碑。

却说当埋葬完老牛,天已大亮,想着梦中老牛说的话,曾礼也不知真假。想了想,便朝着老牛口中说的地方出发了。曾礼不辞辛劳,翻过两座山,又过了一条湍流拥挤的河流,在前面果然看到一座破落的河神庙,由于年久失修,屋顶都破了。他走进破庙,口里说道〝西墙根最东头〞,曾礼找到那地方,拿起稿头从那挖了起来。

不一会儿,曾礼累的大汗淋漓,挖了有两尺深,并未看到有什么东西。他并未放弃,又开始卖力往下挖。

〝当~〞正在用铁镐挖的曾礼手被震了下,随后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他弯下腰,看向里面,发现一生銹的铁皮盒子。曾礼露出喜色,清理下周围的土,那盒子有一米长宽,半米高,他搬出来,上面已经上锁,曾礼用铁镐撬开了那锁,把锁拿下来,掀开铁皮盖,看过去。

当铁皮盒子打开的瞬间,从里面散发出一道刺眼光芒。等曾礼适应后,看向铁皮里面,曾礼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在铁皮盒子里,最上面铺盖着厚厚一层金叶子,曾礼拿起一片,摸了摸,是真金所做。曾礼把金叶子拿出来,装进口袋,在看向里面,下面放的都是些金子,还有数不清价值不菲的珠宝。曾礼把这些都装进口袋中,随后扛着铁镐朝原路返回去。

曾礼并没回村里,而是进城买了座大房子,先把那些金叶子、金子和珠宝安顿好后,回到村里大哥大嫂家。大哥看到他,有些生气,说道:你还知道回来!

小礼,进来做,那头老牛呢?马兰把曾礼请到屋里。

老牛前两天死了,我把它埋了。曾礼有些伤感说道。

看吧,当初让你卖了多好,现在是一拍两瞪眼,老牛也没了,你媳妇也娶不了。曾书埋怨道。

大哥,大嫂,我这次来是接你们进城的。曾礼说道。其实曾礼心里明白,一直以来,大哥大嫂想让自己卖牛,也是为自己好,毕竟是一家人。

你说什么?进城?你连媳妇都娶不上,进城干什么,去要饭的!曾书说道。

你们听我说,那头牛其实……。曾礼把老牛和那财宝之事说给大哥大嫂听。过了会,曾书夫妇露出一脸不可思议,说道:这世间还有此事!

我已经在城里买了房子了,是一座大宅院,咱两家生活在一起,也不显拥挤。曾礼说道。

却说曾礼和曾书一家搬东西,打算进城,村民看到后,忙问:在这里住的好好地,怎么进城了,城里房子咱平头百姓可买不起。

你们有所不知,我弟弟成富翁了,发大财了,在城里买好房子,接我们一家过去住呢!曾书一脸高兴说道。

就那守着头老牛的穷傻小子,不会吧?有村民问起来。这时,穿着华丽的曾礼走出来,一身贵气。

哎呀!,这曾礼真不一样了,看他穿的衣服。我们这辈子估计也穿不起。村民纷纷说道。而此刻最为懊悔的就是乔寡妇母女,看到一夜显贵的曾礼,再看看大着肚子,穿着朴素的王红。不得不说,这人啊,还真是富贵有命。

村民羡慕的看着曾家两兄弟拉着行李浩浩荡荡进城去了。

等进了城,一家子定居下来。马兰为小叔子曾礼找了一位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两人婚后很是恩爱,生下一双胞胎。两家子生活过得一天比一天幸福甜蜜。

──转自《欢享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