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六大邏輯錯誤(下)

馬克思是一個典型的撒旦教徒。在他18歲時,心中充滿了仇恨與狂妄自大的他就為自己的一生制定了計劃:詛咒全人類下地獄。(Getty Images)

被「馬克思主義者」奉為神明的馬克思,早年曾經是基督徒,後來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認與撒旦簽了契約。其後馬克思大行魔鬼所為之事:詛咒全人類下地獄,包括工人和那些為共產主義而戰的人。「馬克思主義」正是在其加入魔教後誕生。(網絡圖片)

作者:荊楚

邏輯學上有一條重要規則:如果大前提錯了,哪怕小前提萬分正確,推導過程也十分嚴密,那麼所得出的結論,是毫無意義的。今天我所談的「馬克思主義建立在六大邏輯錯誤基礎之上」,就是揭示馬克思主義的一系列大前提錯誤問題。

我從來不相信用槍桿子逼著人民相信的東西,是什麼普遍真理。而是恰恰相反。所以我認為,靠槍桿子逼著人民相信東西,只能說明它的荒謬絕倫,只能說明它的心虛理虧,只能說明它在邏輯上站不住腳。因為真理是強大的。就像「兩點之間的距離最短」這個定理,無論你怎樣質疑和論證,只能說明它的顛撲不破。

三、馬克思主義第三大邏輯錯誤是仇視「公民個人財產制度」
馬克思把公民個人財產制度命名為「私有制」,並極盡侮罵、詆毀、否定之能事。

首先,從「私有制」和「公有制」這對詞匯的詞性來看,就是對人們的有意誤導,是一個價值判斷的邏輯陷阱。

因為「私」字使人們產生「私心」、「自私自利」的聯想。而「公」字則使人們產生「公益」、「公正」「大公無私」的引申。因此,馬克思主義者流用「私有制」和「公有制」這組極富主觀感情色彩的詞匯概念,來論述社會經濟現象,這本身就是對「公民個人財產所有制」的污衊和誤導。

其次,公民個人財產制度的確立,是人類文明的巨大進步。對他人勞動成果或勞動積累的尊重,是人類社會和諧相處的倫理底線。如果不懂得尊重他人的勞動成果或勞動積累,就使人類社會墮落成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只能遵從叢林法則。

再次,公民個人財產是保障公民自由和尊嚴的物質基礎。一旦公民個人擁有的財產變成一種社會意識的罪惡,一旦公民沒有任何個人財產的保障,那麼公民只能淪為掌控社會物質財富分配的官僚的奴隸,而沒有任何自由和尊嚴可言。

馬克思倡言變「私有制」為「公有制」,卻對於怎樣變「私有制」為「公有制」的實現程序和技術方法沒有任何論述。也不可能有任何實現程序和技術方法的論述。

馬克思無法解決的這一理論和實踐的空白,這就為後繼的馬克思主義者的陰謀家們創造了隨意解釋和操作的空間。他們的「技術手段」只能是踐踏人權、蔑視人性和人道的非法掠奪。

蘇俄和中國的馬克思者陰謀家們,正是在「公有制」的隨意性和不確定性的基礎上,用特權、暴力和非法掠奪等「技術手段」,創建了一種掛著「公有制」的狗頭、而實際上是「官僚特權所有制」的極端腐朽的政治制度。

在這種「官僚特權所有制」的基礎上,對於克里姆林宮和中南海的陰謀家來說,他們真正實現了「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共產主義的理想——他們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包括全國各地的美女。只要他們的一個電話,或使一個眼色,各級權力機構的奴才們,自會屁顛屁顛地源源不斷地送進去,供他們淫樂和享用。只是他們把蘇俄和中國拖回到奴隸社會中去了而已。

喧囂一個多世紀的共產主義運動,無一不是而將「公有制」演變成官僚特權所有制。而這樣的官僚特權所有制,無一不是世界上最嚴酷、最反動的奴役制度。無一不是以對社會生產力和人類文明的極大破壞而告終。

如果說喧囂一個多世紀的共產主義運動對人類文明有所貢獻的話,這個「貢獻」就是做了一本很好的反面教材。這本反面教材是用人類的累累白骨、血流成河而寫成的。

四、馬克思主義第四大邏輯錯誤是蔑視人性、人道、人權的普世價值
「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為了達到暴力奪取政權之目的,就要不擇一切手段。為了達到其非法剝奪公民個人財產而建立「官僚特權所有制」的社會制度之目的,馬克思和後繼的馬克思主義者流,必然要踐踏一切人類文明的價值觀和倫理底線。因為「人道」、「人性」、「人權」等普世價值觀,必然成為他們「不擇手段」的理論枷鎖和思想滯絆。

當人性、人道、人權等普世價值成為馬克思主義者流奪權、奪產、奪命之理論枷鎖和思想滯絆的時候,他們便毫不猶豫地飛起一腳,將這些人類文明積淀的瑰寶踢進了臭水溝。

我始終堅信,一種學說,無論它的理論體系是如何龐大,也不管他的論證是如何嚴密,如果是以人性、人道、人權等普世價值為敵,那麼我只能說它是歪理邪說,是反人類、反社會、反文明的是邪教。

由於馬克思主義否定普遍人性,漠視人性,踐踏人權,並與人性、人道、人權為敵。恨不得消除殆盡而後快。把人類文明積累的瑰寶極不負責地冠上一個「資產階級的」帽子之後,便一腳踢進了臭水溝,說人性、人道、人權等普世價值是資產階級的遮羞布云云……

一個迷失了人性、人道、人權價值的社會,只能是一個兩腳動物的叢林。而按照馬克思學說創建的政治制度,必然是一個「率獸食人」的奴役暴政。

由於馬克思主義仇視人類文明的基本價值觀和倫理底線的精神指歸,我只能說馬克思主義是一種反人類、反社會、反文明的歪理邪說。而建立在這種歪理邪說基礎上的一切推論和推理,毫無疑問,是十分荒謬的錯上加錯。

五、馬克思第五大邏輯錯誤是以對某些牧師或神父的虛偽的揭露,來代替對有神論的否定
馬克思認為,人僅僅是一個物質存在,而否認人的精神和靈魂存在。把人說成只是物質的人,說成是動物性的人,否定人的精神偉大和靈魂高貴。如恩格斯說:「生命不過是蛋白質的存在方式」。為了實現某種見不得人的目的,無緣無故地把人殺掉,只不過是改變一下「蛋白質的存在方式」而已。將這句話往深處想想,能不讓人毛骨悚然?

人僅僅是一個物質存在麼?否!

其實,人一方面是一個物質的存在,另一方面且更是一個精神和靈魂存在。人如果僅僅是物質的存在,豈不是「行屍走肉」?

馬克思和恩格斯單方面強調人的物質存在,而否認人的精神和靈魂存在。明眼一看,就知道他們有多麼荒謬。

從人類過往歷史來考察,恰恰是那些人格高尚、精神偉大和靈魂高貴的人們,才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的主要力量。

馬克思為了達到否定人的精神偉大和靈魂高貴之目的,就極力否定有神論和唯心主義的一切學說,而片面堅持無神論和唯物主義,片面堅持人的動物性的一面,而否定人作為精神和靈魂的存在。

曾經有朋友開玩笑說,「按照馬克思的唯物主義學說,既然人的精神和靈魂的存在是子虛烏有的,那麼人類的愛情也是根本不存在的。」這雖然是句玩笑話,卻頗能揭示馬克思主義的荒謬所在。

而馬克思否定有神論的技術方法,就是使用了邏輯學上的偷梁換柱之術。即以對某些神父和牧師的虛偽的揭露,來代替對有神論的否定。

我們知道,意大利的薄迦丘對某些神父和牧師的虛偽的揭露,其筆鋒可以說是入木三分、淋漓盡致,比馬克思之流的揭露要深刻得多。但薄迦丘的根本目的,是為了維護信仰的純潔和神聖,而不是為了否定其信仰。

馬克思在這個問題上,實在是鬧了一個低能弱智的大笑話。

而建立在這樣一個弱智低能的大笑話基礎上的一切推論,只能讓後人笑掉大牙。

六、馬克思主義第六大邏輯錯誤是以社會達爾文主義為哲學根基
追本溯源,馬克思主義的哲學根基,是建立在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基石之上。

世界上有幾大學說是以社會達爾文主義為哲學根基。其一是馬克思主義,其二是德國的國家社會主義(又譯成「納粹主義」),其三是意大利的法西斯主義,其四是日本的軍國主義。所有這些主義和主張,都給世界和平和人類文明帶來了空前的血淚和災難。

達爾文學說在現代基因科學、遺傳科學和地質科學面前,已經是錯謬百出,站不住腳。人們只能將其理解成一種假說。更何況「社會達爾文主義」!

可悲的是,在中國的思想文化環境裡,由於受到中共幾十年的單向性意識形態導向,再加上幾十年用唯物主義、無神論的意識形態來控制人們的思想,並用槍桿子為後盾進行強制灌輸。在中國,能知道達爾文學說荒謬之處的人們,實在是太少太少了。能知道社會達爾文主義對人類文明巨大危害的人們,那就更加稀少。

按照毛澤東的反復聲言的—— 「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因而他們做起壞事來,就沒有任何道德良心上的壓力,沒有任何精神上的負擔。這才造成了這些「徹底的唯物主義者」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現實,才造成了中南海是魔鬼政治、陰謀政治的別稱。

這不僅是中國人民的不幸,也是人類文明的災難。

因此,以社會達爾文學說為哲學根基的馬克思主義,就是在錯誤基礎之上的錯上加錯。

至於後來的列寧主義、斯大林主義、毛澤東思想等繆說,就更在馬克思主義的邏輯錯誤的基礎上愈行愈遠。

寫於民國97年8月28~29日

(文章来源大纪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